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最新新闻 >

江疏影 我不是阮莞叛逆不安才是真实的我

发布日期:2021-11-25 18:0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不得不说,这部作品里江疏影演绎的“霸道烈女”江莱,和以往观众熟悉的“清冷女神”阮莞相去甚远。正因为角色性格与固有印象造成的反差,这段时间里江疏影接受的采访大都与之相关。而橘子君约到江疏影的专访时,《好先生》已经播出过半,剧中的江莱早已卸下大红唇、开始学着包容身边的人。既然如此,那橘子娱乐与江疏影的对话便也从出道十年,她身上的变化开始。

  江疏影有一副极具“欺骗性”的长相,出生于上海,她的脸上不免带着江南女孩的柔美。再加之从前让观众印象深刻的角色——阮莞、顾菁菁、裴朵,大都以温婉的形象示人。所以最初连《好先生》的导演张晓波都不确定,江疏影能否胜任江莱这个角色。

  第一次和张晓波见面,江疏影穿了一身背带裤,大概聊了半个小时。也正是这半小时的交流让导演相信,她就是江莱。至于具体是什么细节打动了导演,江疏影已经记不清了,“导演可能是在观察我聊天过程中表现出的状态”。

  谈起目前为止做过最叛逆的事情,江疏影说:“那时候第一次去英国,我一个人拎着一共100斤的两个大箱子,没有朋友也没有亲戚,现在想想其实挺勇敢也挺难的。”

  大学毕业之后,有角色找到江疏影,让她去北京拍戏。对于应届毕业生来说,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,但最终她还是放弃了,“面对这个机会我不知所措,也不知道到了新的环境我应该怎么样,所以我就逃避了”。因为害怕,又有些对留学的憧憬,于是江疏影任性地选择去英国,读一个和表演完全不相关的专业——传媒经济学。

  这样不符合常规路径的事情,江疏影也不止干了这一件。她爱追星,高中时喜欢一个叫Baby V.O.X的韩国女子组合。16岁的江疏影,成天在家幻想有一天能成为自己的偶像。于是某一天,她看到一本杂志在招聘就报名了,“我当时交了500块钱,去了才知道原来是招广告模特,我个子矮条件不算出众,但没想到一试就过了”。江疏影至今还记得,自己的第一支广告是肯德基的墨西哥鸡肉卷,当时还赚了几千块钱。

  后来她独自去英国留学,英语基本是从ABCD开始学起。那段时间,江疏影去只用英语和粤语对话的餐厅打工,从一人一间的学校宿舍搬到homestay,和当地人一起生活,都是为了练好英语。“学英语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,短期之内是看不到成效的,读研的时候我每天8点上课,提前一小时就起床了,每天还要坚持听听力,但练了很长一段时间,我还是觉得英文没有没任何提高,我特别气馁就在房间里把书都给撕了。”

  研究生毕业的江疏影成为了某品牌的市场顾问,算是一个拥有稳定工作的白领,也没再多想演戏的事。而真正让她思考重新做演员的是一次和长辈的对话。江疏影回忆道:“他当时和我说要不趁着没毁容就再拍拍戏吧,当白领什么时候不可以?可别丢了。”

  但现实是,很久没有拍戏的江疏影早已脱离了娱乐圈。没有人脉和资源,最初她只能靠着在上海拍摄微电影逐步回归演员的工作。直到某一天,她接到曾经合作过的导演的电话,“他问我,你回国了吗?现在有戏拍吗?”这个电话之后,江疏影经过层层面试拿到自己第一个重要的角色——《致青春》中的女神阮莞。电影上映时,站在发布会舞台上的江疏影仍然觉得,成为演员并不是自己主动选择的结果。

  一个人的性格成因大都源于家庭,江疏影就是很典型的例子。在家里,她很受父母的宠爱,家务活的工作她基本不用插手。从小她就在爸爸的安排下,上了很多兴趣班。凡事有父母在背后撑腰,江疏影便可以由着性子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但到了英国,对于独自生活的她来说换灯泡都成了一件特别复杂的事情,“我才知道真的要自己动脑子,锻炼生存的能力”。

  然而一个人的成长往往是痛苦的过程,除了逼迫自己,江疏影也受到了来自外界的压力——演技的备受质疑。被质疑最多的作品是年初播出的《旋风十一人》,她略显尴尬的演技成了裴朵这个角色最大的槽点。拍《旋风十一人》时是2014年,同年江疏影也拍摄了另一部作品《长大》。在她看来,那一年是她表演状态最差的日子,“当时我在挑战自己的表演,想多尝试些不一样的角色,但现在看来那个状态完全是错误的”。

  网友的质疑、再加上演技上的欠缺,让江疏影很有挫败感。所以《一仆二主》播出时,她极度不愿意看到荧屏上的自己。那段时间,对她影响最大的是张曼玉在14年草莓音乐节上,因为唱歌走音对观众们说的一句线部电影还被说成花瓶,唱歌也请给我20次机会。”江疏影说自己是那种不能受表扬的人,你越是打压她,她越会给你惊喜。

  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